Taiwan · 6624 Days · 108 Moments · July 2000

Heath's instant notes


4 days ago

身為蠟筆小新短指甲龍子的我,竟然因為泡咖啡的時候,抓個癢,結果癢還沒抓到鼻子就被自己的指甲劃破血流不止。 搞到現在被送來醫院掛急診,還莫名縫了兩針。我的指甲明明就超短的,我看不懂了。😑

7 September 2018

Airplane tracks in the sky. Lots trails in the sky today early morning, not just one or two. I saw at least five...

27 August 2018

前幾個禮拜,不知怎麼的,每天下班回到家我都會發現一隻蟋蟀趴在我的鞋子上,光是一個禮拜我就帶了五隻回家。 由於蟀蟀之間並不認識,又都走害羞路線,所以各自都有自己喜歡躲藏的角落。 直到某天晚上,其中一隻蟀蟀開始領唱後,另一隻聽到也跟著加入合音行列。接下來幾天,第三蟀、第四蟀,以及第五蟀也都加入了,情況開始脫序失控。 那幾天每到夜深人靜之時,我們家就會出現一支“蟀蟀合唱團”,從合音的和諧度到台風穩健度,完全不會輸給世界級的奧地利“維也納合唱團”。 好不容易,終於在飛東京的前一天我把五蟀找齊,訓斥告誡一番後,我便含淚送牠們上街訓練自己的膽識,好在未來可以憑藉著自己的才華報考街頭藝人,足以養活將來的自己。 結果,就在一切看似完美的當下,剛才我發現,今天我把重量級的主唱帶回家了… 已無言。

26 August 2018

剛才去檢字,才第一次走進這裡,燈光不太明亮,微悶的室內沒開冷氣,只聽到電風扇的聲響,老闆娘坐在一旁,不說話就有股莫名的威嚴。 敞開的玻璃門像是一道無形的結界,「日星鑄字行」的時間像是停滯了一樣,在裡頭的感覺很像以前小學的時候,教室沒有冷氣,空氣裡瀰漫著國語日報的油墨味道,午休時趴在桌子的塑膠墊板上,皮膚微微沁汗,聽著天花板的旋轉電扇嗡嗡作響,一遍又一遍的等待,期待著電扇轉到自己這邊時的幾秒涼快,然後慢慢睡著。

22 August 2018

Things we need: food, water, air and you.

20 August 2018

難得我在凌晨四點之前入睡,今天超早起床閒著沒事,所以剛才我們去看了《與神同行2:最終審判》,現在正在「KiOSK」吃午餐。 說真的,因為有你們,我跟羿羿能單獨相處的時間並不多,加上生活作息的時間不同,我回家她睡了,她出門我才剛睡。 但也是因為有你們,對我們有著“永不放棄”的精神,才能讓我們在分開11年後重新擁抱彼此。 你們知道的,甜言蜜語我只會對浩鈞說,我就是偏要挑戰洛儀的極限怎樣,哈。 好啦,認真的,謝謝你們,讓我覺得現在的自己真的很幸福,也很快樂,我會好好珍惜你們每一個人,以及每一個當下。 我愛你們。

12 August 2018

剛才羿羿傳了這兩張照片給我,時隔17年後:羿羿、油條、嫦娥、排骨;一種從「延平幫」轉變成「延平人妻團」的概念嗎? 哈。

3 August 2018

一般觀感裡面,現在是速食愛情的世代,往往愛情好像是脆弱的,反倒是友情似乎更來得堅定。 然而,當愛情滲透進友情的那刻,大部分都是無可回復的摧毀。 於是那句友誼長存只能葬在回不去的記憶了。

31 July 2018

今夜は、地球が火星に大接近! 東京は、20時頃から南東の空に肉眼でも見えるそうです。 次に、地球が火星に大接近するのは、2035年なんだとか。 2018年の今から17年後ですね。 その頃には、火星旅行も夢では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ですね。 宇宙が好きなので、私も火星に行ってみたいかな。 今夜は、夜空を見上げて見ようと思います!

25 July 2018

在永邦“妳是我最深愛的人”當道那個年代,就算不知道完整歌詞每個人也幾乎都能哼上一兩句副歌。 「妳是我最深愛的女人 妳有最美麗的嘴唇 妳擁有最動人的眼神 妳帶給我幸福和快樂 我是妳最深愛的男人 我的愛絕對是永恆 做什麼都值得 愛上了一個人」 當年這首歌紅到什麼地步? 無論開心還是難過,只要有人約到KTV唱歌還沒推開包廂門就可以聽見這首歌的前奏或間奏,因為沿路每間包廂都在唱這首歌! 儘管當時是CD唱片銷售開始下滑的時期,但這張專輯還是硬在各大唱片行銷售排行榜和MTV新歌排行榜殺出一條血路,無論走到哪裡都能聽到這首歌。 與這首歌差不多同期推出的洗腦歌還有王力宏“唯一”、劉德華“練習”、陳奕迅“K歌之王”,以及吳宗憲和溫嵐的“屋頂”,若真要比點播率“妳是我最深愛的人”絕對還是以海嘯式通殺眾家好手襲捲各大KTV排行榜冠軍。 如果我沒記錯,永邦發行這張專輯的時候,是我剛升上高二沒多久。 雖然我的鮮肉時代從來沒有遇過什麼感情創痛,每天也都是開開心心度過,可是和朋友同學去唱歌大家都在爭相搶點和插播這首歌的時候,只有我從來不會點。 因為對我而言,雖然這首歌是一個永恆的承諾,但永恆兩個字真的好沉重哦!沒事的當下是永恆,萬一有事呢? 所以每當我聽到身邊的人點“妳是我最深愛的人”都會很自動把麥克風交出去,因為我完全不想讓自己背負這種無形的壓力。但我會在他們唱的同時插播陳小春的“多謝老天爺”,等他們唱完之後再用這首歌告訴我女朋友我並沒有不愛她,我對她的愛甚至遠遠超過其他人對他們的另一半,已經到謝神的地步了。 「多謝老天爺 把你給了我 我的愛勝過全世界 不如就這樣 跟我走吧 愛我 你不會看走眼 多謝老天爺 你是公平的 這樣小人物的心願 距離那麼遠 你還是聽得見」 她也很滿意,就這樣傻傻地被我打發了!廠廠~ 然而,當初那些高唱“妳是我最深愛的人”的傢伙有幾個走到最後? 答案是:零!完全沒有! 我只能說,真的多謝老天爺讓我從小就很有選歌的眼光!直到現在,我的“老天爺”仍在。

19 July 2018

下午收到乃姬從倫敦寄來的禮物和卡片 她在卡片背面輕輕地寫下 Whether you are in a relationship or not, always cherish yourself. 一瞬間覺得,即使世界再怎樣荒唐,也能夠被強而有力的溫柔所包覆著。 總會有一群人告訴你,這樣的你值得被珍惜。

17 July 2018

My life needs humor.

15 July 2018

有時候參加久違的朋友聚會,或是大家突然在通訊軟體聊起來,腦海裡總會浮現過往相處的場景與點滴。 然而,拉至現在的對話模式,總覺得好像哪裡變得不太一樣了,似乎有點插不上話,或找不到一樣的笑點。 有時甚至還會覺得,是否因為這些年分開旅行,不同的生活經驗造就了已然走向不同道路的你我,我們是否還是朋友? 其實,誰都不必埋怨誰。說穿了,說對方改變不再是你喜歡樣子的同時,你也早已不是當初的那個你了。 話說,同學會的時間不會太早嗎?😂

14 July 2018

從最早期白藍盒裝一包四十元到現在一包一百二十五元,我三十三年的人生中見證了七星的演化史! 人生總有很多的第一次,我人生中第一支香煙是在幼稚園時期。小時候看爸爸抽煙總覺得很帥,有一天趁他不注意我從他的煙盒裡偷拿了一支香煙。 偷煙的過程我是全程膽顫心驚,深怕自己一不小心被發現就得承受皮肉之苦;因此得手後我很快抓起打火機躲進壁櫥裡。 我在黑暗的壁櫥裡把玩著手上得來不易的香煙;原來這就是大人的味道、爸爸的味道。坦白說,當時我緊張到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聽得見,但偷都偷了不抽白不抽。 就在我把煙叼在嘴裡準備用打火機點火的瞬間,壁櫥的門被打開了~開門的不是別人,正是我老爸! 【你躲在這裡幹嘛?吃飯了!】他對我說。 由於當下我並沒有把香煙點燃,所以在壁櫥準備被開啟滲入一點日光燈光線的時候,我便停止了接下來的所有動作。 儘管我第一次的香煙初體驗是以失敗收場,但還好我有一群“天資過人”的鄰居兄弟;在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終於品嚐到了人生第一支香煙的味道。 【這煙叫百樂門!以後星期六下午不用上課的時候,我們就一人出十塊買煙。抽煙的代號是“Play”,英文是玩的意思。星期天我媽沒上班我跟忠仔才能出來!】一個大我兩屆的鄰居哥哥李勇達對我們幾個小鬼部下說道。 我媽離開國泰集團之後的第一份工作剛好就跟達達兄弟的媽媽阿秀在同一個陶瓷廠上班,所以當達達兄弟無法出門的時候我的日子也沒有太好過,因為我媽也同樣在家裡! 基本上,巷子裡的鄰居玩伴全部相加起來一共是十四個人。但這種陣容會隨著爸媽有沒有上班還是要不要補習之類的雜事不斷變換,所以我們另外還有固定的四人陣形,我、阿達、忠仔和孫興合。(現在我才發現只有孫先生沒有綽號耶!) 在我們努力不懈又勇於嘗試的表現下,百樂門、七星、555、大衛、峰、黃長、白長、Marlboro、天堂鳥、古巴雪茄和維珍妮…等,只要是市面上販售的香煙我們幾乎都嚐試過,沒錢的時候甚至還抽過乾的絲瓜莖呢! 雖然嚐試過那麼多種品牌的香煙,七星仍是眾人的最愛。所以當國中踏上永不回頭的「煙癮」之路時,我的首選當然就是七星。我一直抽到它漲價至八十五元螺旋Logo的那段時間,之後味道變了不再是我熟悉的那種七星味才更換牌子。 然而,現在除非我要買的煙沒了或別人請,不然七星早已不再是我的首選,也已經退出我的生活圈很久…很久了。

13 July 2018

歡迎來到天后A-Mei張惠妹的私人錄音室,我們只有三天可以完成所有工作。沒想到我還會有再展鼓技的一天,真的是久違了。

10 July 2018

雖然一直都知道“陳根找茶”開在我信義區的家後面,每次經過也都是大排長龍,但我卻從來不曾加入過人龍。 這是一間很奇妙的早餐店,附近居民對他們是惡評如潮,但他們靠著外地遊子大力相挺也登上「台北十大早餐」之一。 剛好今天回信義區的家拿東西,趁還沒什麼人排隊的時候我入手了一份特火。 憑良心說,雖然名字聽起來很秋,但吃起來真的跟其他早餐店沒什麼兩樣,所以真的不必浪費時間特地前來排隊。 吃了誠實豆沙包永遠無法加入《食尚玩家》主持群的我!

5 July 2018

我今天才知道他們只有在夏天才會出來擺攤的事實。

26 June 2018

這幾年大夥很愛討論正負能量,但是說歸說,當周遭影響情緒時,能真的躲過不被牽引嗎?現今社會太多資訊大腦根本消化不了,有效攝取所需的,其實很難。 例如說,朋友裡總有幾個相處起來怪怪的,頻率不對,甚至心懷意圖(一點負面),我的經驗就是離開,不做過多回應,因為說再多也只會心情更加不好換個。角度想,你在朋友裡面,是相處舒服,沒壓力的人嗎?如果想保持正能量,必須做到這一點。 例如說,重大社會新聞底下的留言,很多人會用情緒字眼,我相信很多人出自於正義感,但看多了心情會受影響,被牽引時,受不了就會跟著留言,不管字裡行間有心或無意,也成為建築負面情緒的人。留言前先想一想,接下來打的字有沒有意義或建設性,若只是情緒字眼......只會更讓人消極。 這幾年我的經驗是,若要往正能量的方向,待人處事些許被動,並且少說多做,別太在意回報,遇到不開心的事快點閃開,別常常麻煩朋友,當一個相處舒服自在的人,很自然正能量就會凝聚。

30 December 2017

排隊等了好一下才進去用餐,等待過程一直有放棄的念頭,很想去另外一邊吃桔梗,但是大家都跟我讚歎,如果不嘗試一下總覺得不好意思,其實是還不錯的,接待的店員又很溫柔熱切,但是排隊加上入座後的等待時間真的太久,雖然餐點表現不差但是也沒有出色到讓人願意長時間等待,吃完後覺得心裡有點空虛。

29 December 2017

Friday night lights with a few little drinks. You are on holidays, after all. It's the perfect night to take an unexpected turn, duck into one of Taipei's famed laneways, scamper up some stairs and take a tipple in a bar with a distinct personality.

1 June 2014

再見你的時候,已不見曾經。

31 May 2014

回老家總會翻到以前的小東西。

2 April 2014

“Sunsets are proof that no matter what happens everyday can end beautifully “ having some fun time shooting some unexpected marshmallows sunset.

30 March 2014

Staying indoors is fake news. Get out there.

29 March 2014

飯來時拍照,吃飯時搞分享,弄得人未吃菜已涼。然後,伴碟的手機又成為主菜,讓飯局從真人社交擴闊到線上社交的多元層次。 吃飽一點,明天我們都將成為歷史洪流的一部份。

24 February 2013

倘若每次都要我從日本或美國特地趕回來,只為了處理你的爛攤子,那你不如趕快死一死算了。 28年,夠了吧?

16 February 2012

每一座城市都有一種味道,但多半並不是那個地方的特徵,只是我們記憶的投射。像是綁約似的,只要曾經在某個城市有過一段重要的記憶,無論好壞,那段時光裡嗅聞過的某種氣味,就會鎖定時光的入口,讓你離不開跟那裡的聯繫。  但住在東京也有幾個月了,迄今我仍然很難立刻道出,專屬於我和東京之間的氣味是什麼。原因可能是這座城市,連氣味都會保持距離。像不過度探人隱私,也不輕易暴露自己的真性情,氣味亦如同這城市的人際關係,謹守本分,不踰矩。  當然,東京並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乾淨的。有血腥的魚肉市場,有亂丟垃圾的暗巷,還有被成群烏鴉刁啄破爛的垃圾。東京不像台灣實施垃圾不落地,很多地方的垃圾收集點,都是集中在路邊的電線桿下。但即使是垃圾被弄得散亂一地,在太陽下曝曬了半天,好像也不會特別發出惡臭。總之,除了百貨公司以外,在街坊鬧巷中,很少有什麼刺激的味道,會以肆無忌憚的姿態,企圖占領整片大氣。  或許全都是因為溫度的關係。只要冷,彷彿就容易保持乾淨,東西不易腐敗,惡臭就難以滋生。男生不容易流汗,女生也不易妝崩。說到底,赤道國家跟溫寒帶國家,根本上的環境就是不同。  偶爾回到台北,走在捷運地下街的時候,漸漸不太理解分明不是用來烹煮食物的地方,卻變成小吃攤位的做法。因為通風不好,現做的奶油咖啡麵包、鍋貼、魷魚羹、油炸速食甚至臭豆腐,攻擊性極強的氣味便混雜在一起。當你在書店翻一本書,在CD店找一張唱片時,那些沒禮貌的味道,就不斷地來挑釁你。  究竟是誰允許我們的生活空間,要被這些氣味給干擾呢?我想我們都應該有權利要求過濾一座城市的味道,好讓我們篩選出角落裡真正的記憶。  於是,在想念起某個人的剎那,我們亦得以純粹地投入,然後又乾淨地抽身。

14 February 2012

A Tuesday afternoon at Qingtianggang Grassland in Taipei.

27 May 2011

不知道曾經聽誰說過這麼一句: 家,是一定要回的。 我要回紐約了,掰!

25 May 2011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梁記已經變成每次我回到台灣大家帶我必吃的店家之一了。

24 May 2011

沒想到,我拿到A-Mei這張最新專輯《你在看我嗎》想起的,竟會是你。 僅以此專輯“我最親愛的”一曲 致 從2001年9月17日開始 陪我共患難的那個你

21 December 2009

我的鼻子很有「偏食」的性格,像是人會挑嘴只吃哪些東西那般,我的鼻子一直以來也會選擇性的聞不到某些味道。 那是因為從小就鼻子過敏的關係,讓我的鼻子雖然對於氣溫的冷熱變化和空氣的乾淨污濁非常敏感,但是關於嗅覺的範圍則不太寬廣。 然而,就在有限的味覺能力中,很神奇的是,卻又對聞出某些特定東西的味道很專情。無論鼻子是否處於過敏的狀態,似乎永遠不會失靈,甚至比起身邊鼻子正常的朋友來說,還更加敏銳。 在那些特定的東西之中,其中一個,就是雞蛋糕的味道。 只要有賣雞蛋糕攤位存在,通常同行的朋友都還沒見著個影子,我已經能確切地判定:【啊!有雞蛋糕!】 其實,我也不知道在哪裡,但是這時候,鼻子就會像是搭載GPS導航功能那樣,帶領著我的身體,立刻從人潮中衝鋒陷陣殺出一條路,往攤位所在地的目標前進。 我從小就愛吃雞蛋糕。 我的童年幾乎都在搬家,每次的安居之地附近也沒有夜市,想逛夜市一定得趁夜市開市之日爸媽在家的時候,裝乖撒嬌才有機會把他們其中一個騙去。 於是,我爸若想帶我出門走走,幾乎都會帶我去逛夜市。夜市對我來說最大的誘因,從來不是夜市裡的小吃,也不是賣什麼玩具的店家,純粹就只是因為,只要去夜市就能吃到雞蛋糕和看到蛇。 到底每次跟著我爸去夜市逛過哪些店家,如今都想不起來了,唯二仍有印象的就是站在雞蛋糕推車攤位前的畫面和用蛇推廣鐵打損傷藥的弄蛇人。 童年的我,對賣雞蛋糕的老闆充滿著憧憬之心。他們的動作總是非常洗鍊,一手把麵漿原料迅速而準確地注入雞蛋糕模子的烤盤中,不到幾秒鐘就完成,接著另一手旋即把鐵盤翻過來再重複同樣的動作。不管做多少次,每一格的量總是控制得剛剛好,味道也保持一樣。看著老闆把剛剛烤好的雞蛋糕,用尖錐子從鐵板中一粒粒挑出來,在我的面前堆出一座雞蛋糕山之際,就是那一晚最喜悅的事了。 雖然憧憬雞蛋糕老闆的職人精神,不過最敬佩的還是我爸。 因為偶爾去買雞蛋糕時,看見老闆準備從已經烤好放著的雞蛋糕中裝袋時,我爸就會立即開示:【老闆,不要給我們冷掉的,不好吃。我們等你現在剛烤好的吧!】 雖然現在我們之間的關係非常差,但多虧當時有他,我才能永遠吃到熱騰騰的雞蛋糕。

20 December 2009

記得嗎?這個下午很無聊,恣意的青春,狂妄的年代。時間好快,當時高中剛畢業的小夥子轉眼成了二十有五的哥了,再穿上它,有種感觸。

18 December 2009

雖然這是6月份的雜誌,但我今天才知道這個消息。 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我們班有一個叫陳佳正的同學,他非常喜歡安達祐實、黎姿和徐熙媛,甚至把她們視為生命中的三大女神。 繼安達祐實在2005年閃婚之後,現在黎姿也悄悄懷孕了,算算日子也差不多快生了,不知道陳佳正心裡有什麼感覺? 現在只剩下一個大S, 佳正,你還有機會, 要加油哦。

16 December 2009

Finally got u 龍心大悅 ❤️

7 December 2008

剛才在胖寶家看到這張,差點沒讓我喝水噎死,你到底想跟誰結姻緣,說來聽聽。

4 December 2008

這裡是以前我倆常來的店,現在卻“景物依舊,人事已非”。 踡潛在自我憤膩的角落當個睜眼瞎子,然後得到一個忠告:順位,下一位。 雖然沒看到,但用想的也知道,此刻的你們有多麼幸福。 我想,以後, 我再也不會來這裡了。

3 September 2007

因為實在太想見你了 中午下高鐵之後 我竟然連東西都忘了拿 現在只好回頭尋物 今天你生日耶 悶了整個暑假 我的出現會不會是驚喜 我想帶你走了

9 August 2006

This is a very old portrait lens of the brand REVUE. Old but very good and sharp.

4 August 2006

其實,下午幫羿羿拍照的時候啊,後面的大象一直都很吸引我的目光,但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不然…嘿嘿。

26 July 2006

為了網內免費熱線到死,下午聽100分的話,我去辦了人生第一支亞太手機。 【你是苗栗人哦?】跟門市人員聊天時,我問。 【對啊!我家在鶴岡。】她說。 【你認識彭郁淑嗎?她也是鶴岡人!】我再問。 【名字好熟!我要看人才知道。】她說。 【她家住新東大橋附近有兩個哥哥,我記得一個叫彭浩然。】我說。 【哦!我知道她是誰了!聽說她跟女生在一起。】她說。 呵,我國中時代喜歡的人現在跟女生在一起,說真的,讓我好驚訝,但無論如何都希望她可以過得很好。 真的。

24 July 2006

今天陪羿羿到學校辦事,一進輔大校門就看到傳說中的“輔大自產自銷冰淇淋”。 【一定要念輔大才可以買嗎?】我問羿羿。 【沒有啊,一般人也可以買啊。輔大學生出示學生證可以便宜10元。】羿羿替我解答。 結果,就在我準備去排隊的時候,一個聲音出現了。 【學姊,這兩支冰淇淋請你們吃。】在冰淇淋店打工的店員對羿羿說。 【我們才正要排隊耶,我男朋友超想買的。】羿羿對店員說。 【要多少錢?】我說。 【不用錢,這兩支是我請你們吃。】店員說。 【我不是輔大的哦。】我懷疑。 【我知道啊,但你是輔大女婿,學姊又是我們學校的女神,所以算我的。】店員的嘴好甜,逗哥又撩姊。 所以,男女朋友一定要交輔大的好不好,男帥女美心地又善良,還有免費的冰淇淋可以吃。 爽爽的。

21 July 2006

這世界上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東西,叫感情。吃慣了的食物,當失去的時候,才覺得原來如此滋味。

18 July 2006

學校放暑假了,SLS也結束了,終於回到台北了;因為想你了,不得不趕快回來。

24 December 2005

唯一能讓我開心的,也只有你。

18 December 2005

欸,我媽死了,現在我就坐在她的屍體旁邊,我們正搭著救護車前往殯儀館的路上。 其實,從小我就一直很想坐坐看救護車,響徹雲霄的“喔一”聲,加上完全惡霸行為不用停紅燈和禮讓行人也不犯法,超酷。 沒想到我人生中第一次搭救護車竟然是為了護送我媽的屍體到殯儀館,嘖嘖! 當身邊的親朋好友死去的時候,不是應該放聲大哭嗎?電視上不是都這樣演的嗎?那…為什麼,我哭不出來? 這一刻,我期許未來的自己比任何人都強,絕對不能讓任何人踩著我往上爬,包括我爸在內,絕對。 等一下就要播《惡作劇之吻》了說! 幹!我好想看。

14 February 2005

In awe of this beautiful sky. Speechless yet grateful.

9 February 2005

其實,待在苗栗的時間我不太會呼朋引伴,覺得一個人騎車,一個人滑板,一個人聽音樂,一個人逛街...安安靜靜的最好。 因為心裡只有你,任何事換成其他人感覺就是不對。現在只希望農曆年趕快結束,剩餘的寒假我只想跟你在一起,我好想馬上見到你。

6 February 2005

剛才跟我媽去逛南苗市場順便採買年貨,沿途攤販的老闆死都要跟我講國語,不然就是只跟我媽講話。 【弟弟,你會講客家話嗎?】一個賣豬肉的老闆娘問我。 【會!】我說。 【你看起來好像不會講吶!】她替我解謎了。 幹,我整個很會講客家話好嗎?莫非是我看起來很International路線? 暗爽的我。

5 February 2005

現在也才不過清晨五點。 坦白說,在我家陽臺看到這種景象還讓我滿驚訝的。

3 July 2004

好久沒有像這樣聚在一起,一見面大家還是一樣都沒有變,只要聚在一起笑料百出,笑聲一如既往,整個超想念高中放學一起回家的那段路程,幸好下次見面不會再時隔這麼久了,實在是太想你們了。 從台北回紐約之前,我會多抓些空檔和你們相聚,巴不得時間再多一分一秒,再和你們吃一頓飯,再打一場球,再說一些垃圾話,再多相處一些,再一起當灘爛泥。 雖然高中時期,大家都分屬不同的班級,就是典型的正事從不到齊,吃飯從不缺席,但我還是很愛你們這群王八蛋啦。 謝謝你們,我一約聚你們就走,話不用多,我想,我是真的非常喜歡和你們在一起的時光,彷彿有一種自己從來沒有離開過的感覺,能夠成為把大家聚起來的人,我覺得,好值得,真的。

4 September 2003

飛,紐約。

31 August 2003

小紅莓石頭火鍋初體驗,辛苦眾愛卿先來排隊了。排了快兩個小時,才讓我和羿羿到沒多久就可以吃了。 好啦!我還是願意為了他來排隊,是真的滿好吃。待我暑假從紐約回來,我排,你們吃,好不。

23 July 2003

面對思想水平不同的人,也無須再多做解釋,因為,講了他們也不懂啊,所以有時候別太爭或一定要拼輸贏,反而降低自己水平,何必呢。

29 June 2003

台灣真的還有好多地方沒有走過,於是我跟羿羿就這樣莫名開啟旅遊模式,決定去蘭嶼。 喜歡這樣,思緒慢慢的,火車開的慢慢的,日子慢慢的,風景慢慢的,感覺慢慢的,旅途慢慢的,想念也慢慢的,時間好像不曾來過,也不曾走過。 這是我前往美國之前的最後一個暑假,所以,眾家兄弟抱歉了,我想多把時間留給羿羿。 嗯,你們懂的。

20 June 2003

再來一個夏季、 再來了一個換下制服的季節 那些走在你身邊 和你一起埋在書本考卷裡 和你一起笑啊鬧啊的人們 終於迎來了最後的倒數計時 有一天 你會發現你好像開始忘記班上的那個某某 開始想不起誰和誰為什麼吵架了、誰又為什麼喜歡上誰 記憶變得模糊不清 成了失去焦距的年歲 但你會想起來 好像那時候所有的掙扎挫折都不是大事 想起那時候的快樂似乎是那麼單純 離開了十幾歲的青春 但那個自己始終住在心裡 所有你越過的日子,都實踐了現在的這個你

18 June 2003

去美國的日子,倒數開始 Di Da Di . . . 日子就像是一幕幕光景,有你們在的每一幕,時光似乎都走的特別緩慢,聚在一起的每一個畫面,都深刻地印在我的腦海裡。有笑有淚,有我有你。 如果我的高中生活沒有遇見你們,不知道會變得怎麼樣,沒有太適合的字句能表達我心裡的感觸。 儘管每個都是大雷包,但我還是愛你們的。哈哈哈。 致 在青春歲月裡,無可取代的你們。 謝謝。

31 May 2003

下著雨的夜晚我倆靜靜的待著,空間裡彌漫著一些什麼,大概是某種稱為“舒適感”的東西吧。

14 April 2003

世界上總有很多難解的事情。 其中一項世紀大謎,是偶爾在餐廳裡點餐時,看著菜單上的菜色,搏感情去思考今天到底想吃什麼,然後好不容易決定了並且告訴店員以後,店員卻用一種事不關己的口吻,幽幽地告訴我:【喔,不好意思,今天這個沒有。】或【喔,其他的都有,就是只有這個,剛好賣完了。】 這狀況又可分成兩種層次:一種是痛快賞死的,你一說出要點什麼,店員就像反射動作似的立刻回覆你“這個沒有了”。另一種則是事後中獎,店員點完餐以後,當你期待著餐點上桌時,廚房裡的廚師才告知店員食材沒了,店員跑過來宣布“這個沒有了”請換別的點。不管是哪一種,顯然都是餐廳在出菜與點菜兩端的控管流程上出了問題。 於是,全都浪費了。剛才花了好幾分鐘看菜單,去思考這幾天的我吃過了什麼,所以今天應該避免重複的口味;去思考此時此刻的氣氛和情緒,甚至今天的氣候,適合嘗些什麼樣的食材味覺以後,卻被一句輕輕鬆鬆說出口的“這個沒有了”給前功盡棄。站在一旁等候我點餐的店員浪費了我的時間,其實也浪費了他自己的,然後一切又從頭開始。  每在餐廳裡遇到這種狀況時,我都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沒辦法辦到在遞上菜單時,就先告知今天哪些東西已經沒有了呢?店員好像打賭你不會那麼巧,剛好就點到沒有的東西,結果我偏偏就是那麼的幸運,容易命中紅心。 所以有時候,我變得會不由自主的,在說出要點什麼東西之前先開口向店員確認,今天菜單上的都有提供嗎?陷入一股怕再跳入「菜單陷阱」的多心。  錢要花在刀口上,選菜的時間也必須花在能吃得到的東西上。 就像是遇見一個人,約了幾次會,感覺到一場戀愛就要開始的可能時,對方才告訴你,其實他已經有了喜歡的人,或者還有著藕斷絲連的對象。就在那一刻,準備點菜卻被告知“這個沒有了”的震撼,有時候竟比戀愛中被劈腿的背叛,還令人感傷。 肉圓,今天又沒有了。

19 March 2003

三年前你對未來還抱著萬分期待,三年來早被抽的一乾二淨,三年後的今天你低頭看看自己手中剩下的那一絲期許,抬頭在邁開步伐。

27 February 2003

我們說好了,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牛了,朕替你取名:翹哥。以紀念我倆在我翹課這天相識。

24 December 2002

今天我們要在油條家過平安夜。 我覺得我好厲害哦,明明我女朋友一直都是同一個沒換人,為什麼我可以把你拍的那麼不像你啦? 哈。

16 November 2002

每當來到撞球場 總會讓我想起一個人 一個對我而言 很重要的記憶 也很重要的人

25 October 2002

剛才載羿羿去上課,從延平要來學校的路上經過新生南路一段的時候,我看到有位機車騎士倒趴在馬路中央,路過的機車也沒有要幫忙的意思,於是我只好把黑狼停在路邊,以便報警。 在警察和救護車抵達之前,我先上前察看情況,頭部一灘血,貌似昏迷但尚有氣息,之後有熱心的單車騎士疏導交通,不久警察與救護車也趕到現場,傷者也醒來了,昏沈的他試圖翻身,整張左臉血肉模糊,警察處理完後也對我做筆錄。 我是覺得啦,我也是怕麻煩的人,但人命關天情急時,還是必須要雞婆,冷眼一撇真的很不必。 願傷者早日康復囉。

15 August 2002

喜歡一個人,可以是因為對方的能力、個性或某些特質而吸引。但愛一個人,是在慢慢互相了解的過程中,縱使有討厭的缺點、惱人的習慣、看不慣的價值觀,還是願意包容忍耐著一起牽手走下去。 真正無條件的愛可以同甘共苦,可以共同面對人生各項挑戰,在對這段關係感到失望、對對方感到憤怒時,還是能好好面對他,告訴他:我還是愛你的。 早上收到羿羿傳來的簡訊,上面寫著:「I love you. Only because you are who you are. 」 「我愛你,也僅僅因為你是你。」我回傳。 「今天是七夕耶!你決定好,我們要幹嘛了嗎?」她再回。 「嗯,跟別人不一樣的七夕情人節。」我賣關子。 於是乎,我倆的第一個七夕情人節,整個下午就在河濱公園玩接球遊戲,羿羿超傻眼的,哈哈哈。 當然,晚點還是會有其他行程啦,但我沒告訴她就是了,一開始就破梗就太無聊了。 要下線了,準備進入第二階段,拜。 Happy Chinese Valentine’s Day !

19 June 2002

梅雨鋒面滯留,午後常來一場傾盆大雨。帶著雷電,力道之強,像在生誰的悶氣似的,終於忍不住一股腦兒地全發洩出來。所幸氣生完了,天空的心情也就逐漸轉好。在將開而未開的雲層中,透出微微的夕陽光,漸層出晴朗的夜色調。 我喜歡在這幾天走在學校附近的小巷弄裡。空氣中帶著雨後的濕意,呼吸起來,整座城市有種被洗過的清潔感。 沁涼的風灌進自己的體內,感覺自己也是個純淨的人。這樣的夜裡,開冷氣的機會還不多。把陽台的落地窗推開,樓外的風,依然不怕生地進來做客。再過一段時候,天更熱,它們就要去別的地方玩了。 梅雨過後清澈的風輕輕拂來,沿路上的積水,搖搖晃晃出城市中,似夢的光。

5 March 2002

剛才在公車上巧遇北妖。 可見,全世界並不是只有我睡過頭,上學遲到。 這一刻發現,我不孤單,真是可喜可賀啊。

24 February 2002

Stroll the streets of the city and get ready for some stunning architecture to greet you on your journey.

17 February 2002

完了!這傢伙在寒假期間重感冒,鼻塞、臉水腫到我已經快要認不出她了。 淚奔~

16 February 2002

荒唐的寒假生活即將結束,每天都很想你,現在要出發回台北了,最想見到的,當然只有你。

10 February 2002

今年寒假回來苗栗老家跟我爸一起過,每天夜夜笙歌喝到茫。 我待在家我爸還會覺得很奇怪,今天中午他終於忍不住開口問我了。 【你今天沒有節目哦?】我爸。 【我回來洗澡,等一下就要出去了。】我說。 拜託!我怎麼可能沒有節目! 有羅尉碩在超級巨星打工真好,閒閒沒事的時候還能把KTV變成網咖,我這篇文章就是在超巨辦公室寫的。 我要繼續換包跑攤了,掰!

8 February 2002

我想,絕大部分的苗栗人想法應該都跟我一樣,儘管人口逐漸外移,日子還是得繼續過下去。 其實,苗栗什麼都不缺,缺的是怎麼讓人重新愛上苗栗,這裡的山水依舊,熱情依舊,下午我在屋頂看藍天白雲,沒變,一樣很美。 逆光死。

7 February 2002

A boy returns home not realizing how much hes changed.

5 February 2002

沒想到,國小和國中時期最喜歡和期待的寒假,現在竟變成我最煩惱和痛苦的事。 我真的不想回苗栗老家過年,我根本沒辦法跟你分開啊。但不回去我爸又會打電話洗腦式靠北,煩死了。 下星期六就回來了,我會快去快回的,要打電話給我哦!

24 January 2002

自從開始使用無名小站之後,無名完全滲透進我的生活。 今天要不是整理電腦桌面逛了一下儲存的網頁,我根本就壓根忘了自己還有Blogger這件事,仍未更新。 反省。

17 December 2001

今天早上去了台北商業大學附近的有頭髮麵店,對,就是那間三不五時會吃到頭髮的麵店。 他們家的肉圓明明就很普通又超難吃,但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想吃肉圓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總是他們。 眾愛卿啊,快來個人跟朕說說。

9 December 2001

因為羿羿家在這裡,所以整個週末我都在民生社區走跳。 剛才我們去新東街吃了「蕭家牛雜湯」,一般正常情況下,我對牛雜湯並沒特別喜歡或討厭。但「蕭家牛雜湯」有對我的味和胃,清甜的牛雜湯,沒有刺鼻的薑沫味,讓我相當驚豔哦。 冬天喝上一口,全身上下立刻暖呼呼,湯若喝完還可以再續一次湯說。 雖然牛雜還不錯吃,我也很喜歡店家特製的牛雜沾醬。但…但老實說,比起牛雜湯,我更喜歡牛肉炒麵啦。 看看這炒麵的色澤,是不是很誘人。所以,我打算把浩鈞在我心目中的排名下降到第四名去。 就這麼決定,哈。

1 November 2001

It's a beautiful day.

23 October 2001

自從上星期我跟羿羿都把手機換成OKWAP i18之後,現在出門都不用另外再帶相機是很好啦! 但我剛才發現,我的手機裡面幾乎都是她的照片和自拍照,趁現在是電腦課我要趕快把手機裡的照上傳到無名了,這樣才能騰出更多記憶體拍新的照片。 沒辦法,我女朋友太正了,不拍她難道要拍你們嗎? 哈。

14 September 2001

今天難得沒遲到,上學之前跟浩鈞約在青島見面,但這頓早餐卻吃得跟死刑犯執行槍決前的最後一餐心情應該沒有太大的差別。 這幾天決定做件轟轟烈烈的大事,無論最後結果如何都無所謂了,至少我說了,就沒有任何遺憾了。 嗯,就這麼決定!

3 September 2001

這是剛才發生的事,我出門到爭鮮覓食時候的故事… 【欸,你怎麼在這裡?】我巧遇延平高中的葉羿君。 【今天不用補習啊,剛好跟同學在附近逛街,現在要買外帶回家。】她說。 【我請你吃啊,反正回到家也只有我一個人。】我對她說。 當下店員領著我倆到一張空桌前,我們面對面的坐著,一邊吃壽司,一邊天南地北的聊著。 【你有我的手機號碼嗎?】我問她。 【沒有耶。你要給我嗎?幾號?】她問。 【0917-903-111。】我說。 【好的,我記住了。】她說。 【你知道,我的手機號碼代表什麼意思嗎?】我看著她問道。 【什麼意思?】她反問。 【17代表的是,今年我們都要滿17歲了;903是你的生日,111則是我的生日。如果我沒猜錯,我的紙條是傳給你,你就是收到我“別怕,有我在”紙條的那個人。】我說。 【…】她臉紅低著頭,一語不發。 【今天是你17歲生日,祝你生日快樂。】我把店員遞給我的兩球冰淇淋,擺在桌上推給她。 【你什麼時候知道是我收到的?】她看著我問道。 【準備放暑假的前幾天。】換我因為害羞低頭了。 【嗯。】她說。 【嗯。】我說。 然後,整頓晚餐就在尷尬的氣氛中進行,緊張到我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聽得一清二楚。我非常確定,她就是“別怕,有我在”,也是我想要的人。 「今天很開心,謝謝你的生日大餐。」剛才進家門前,我在電梯裡收到她傳來的簡訊。 我會告白的,再給我一點點時間。 心花怒放中。

19 August 2001

我發現油條的心機真的非常之重,明明就知道我想拍誰,她跟排骨有夠Over。

3 August 2001

整個六、七月都非常忙,一晃眼夏天就過了一半,時序已經是八月。 暑假上了不少網路聊天室,跟我認識不久的網友常因為和我相約不成,最初是從鼓勵我努力讀書,過了一段日子以後便轉以同情表達遺憾。可能覺得因此能夠動之以情,我會立刻充滿熱情的來主動邀約,殊不知所有的學生即使表面上老給人陽光笑顏的形象,其實背後靈都是被孤僻鬼給佔據的。所以,到最後約還是沒成,我便老是聽到對方的滿腹怨言,嫌我沒誠意做朋友。  可是一定需要固定吃飯,頻繁見面,才能變成好朋友嗎?要是磁場根本不合的人,見面次數再怎麼多,也很難找到相容的局面。有時候覺得一個人,是否會變成自己的摯友,並不是靠著面對面深入交流與溝通就能辦到的。說穿了,只是一種感覺。沒感覺,真的就不用勉強。只是因為想聚在一起,然後就以為能夠變成好朋友,那只是寂寞的幻覺。  Evan聽到我這麼說以後,簡直要拍手叫好似的說他整個理解。因為他去年認識了一個新網友,一開始兩個月左右碰面約吃一次飯。每次見面,還希望確定下一回的飯局時間。原因是對方認為Evan老說很忙,不如提早卡位。到最後,對方甚至希望至少一個月要聚一次。Evan告訴對方,沒辦法那麼頻繁見面,結果對方感到很委屈說:【我只是想多認識你一點。】 我一聽就判定狀況不對,這顯然已經犯規,該舉黃牌。 【聰明,因為她上個月忽然跟我告白了。】Evan喝了一口果汁後說。 Evan婉拒了以後,對方答應只退回做朋友,結果卻是更常帶著情緒性的字眼,抱怨Evan故意找藉口裝忙,就是不跟她見面。 【老實說一開始我也有點感覺不對勁。但也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別人可能真的只想做朋友而已。】Evan說。 我覺得Evan自身也有點問題吧。看來有話直說的個性之外,還得配備一個效能好一點的雷達才行哪。 【是吧?其實我們都知道的。】我淡淡地回答他。 就像是曾經戀上的某個人,對方卻永遠也不可能愛上自己,其實,我們心底也都知道的。 

10 July 2001

胖寶說,這是他們學校的暑期自由研究啦。 請問所有就讀台北市立大同高中的同學們,你們學校真的會出這麼荒唐的暑假作業嗎? 若是真的,我想轉學了。

18 May 2001

蹺家第三站:台中。

17 May 2001

蹺家第二站:Catry家。

15 May 2001

不瞞大家說,雖然我現在正寄養在小小白家,但水餃是我從劉乃潔家的冰箱偷來的,她現在是我的食物供應商之一。 蹺家其實挺累人的!

14 May 2001

蹺家第一站:小小白家。

13 May 2001

在尋找自我時發現的, 經常是令人生厭的、可悲的自己。 但面對那樣的自己, 是愕然止步 ,還是向前邁出一步, 還是取決於自己。   面向的是前方還是後方, 尚且還未能確定, 我們都想一步步向前邁進, 和沒用的自己一起。

30 April 2001

夏天快快來,我還想去海邊瘋癲呀~~~

21 April 2001

今天你選擇當公眾人物,就不要唉唉叫隱私權,也是人什麼之纇的。 其實,當你選擇站上舞台那一刻,就已經等同放棄身為普通人的權益。這是當初你選擇跟柴智屏簽約成為F4師弟的時候,就該覺悟的事。 老實說,雖然是你師兄,但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朱孝天到底憑哪一點可以加入F4? 若要比長相,你一定帥過他;比身高,你也贏他啊。為什麼你不是F4?反倒他是?只能說,因為你沒演「麻辣鮮師」家寶一角,所以沒成為F4的命。 總而言之,既然劇本已經送上門了,你就乖乖去演「貧窮貴公子」的御村一角吧。 若真的不喜歡演藝圈,合約到期以後不續就是,反正現在除了上課閒著也是閒著,就當為自己的青春留念增添一些色彩,這樣不是很好嗎? 有多少人想進演藝圈還進不去咧,所以不要再講一堆屁話惹我生氣。今天來國家圖書館準備考試我已經很不爽了,現在還要聽你一堆五四三,更.不.爽,好不? 順便一下,雖說大家都喜歡言承旭,但其實,我喜歡的是周渝民。 別忘了幫我跟仔仔要簽名,羞。

18 April 2001

有高度,有速度 會發現那些雞毛蒜皮根本動不了強大的自信 自卑沒信心的人啊,還想證明什麼呢? 垂死前的掙扎看起來好悲哀

8 April 2001

一步一景 這裡沒有擁擠 只有自然 感受海的浩瀚 體會人的渺小 海讓我有活著的感覺

3 April 2001

每到補習日都會莫名出現選擇障礙。

1 April 2001

說完再見之後,雨突然下得好大,感傷的下一秒是:「幹,我還沒買晚餐啊。」 這麼夢幻又這麼現實的我, 從來都如此堅持著好聚好散。 ​​​ 雖然是在愚人節這天宣佈, 但絕對沒有唬你們: 我跟林育菱分手了。

7 March 2001

剛才放學來網咖的路上,我們在四四南村遇到這位啦。 其實,我小時候有養過鸚鵡哦,但對牠完全沒有任何印象。 因為,我也是從小時候的照片才得知我有養過鸚鵡,哈。

5 March 2001

一種大禹治水的概念:三過校門而不入。 BLUE MONDAY咩,不入也是應該的,要找我請上即時通K歌聊天室,我又要去玩了。 超迷的我,哈。

26 February 2001

萬華,我很喜歡這裡,有些鹿港的風貌卻又不相貌同:有,年輕人追星購物的好所在西門町,香火鼎盛再現風華的龍山寺,鍍上了漫漫歲月的剝皮寮老街,充滿人文風情的老艋舺,人潮絡繹不絕傳統攤販小店聚集的艋舺夜市... 一個人在街區的紅磚道上走著,突然思緒變得很平靜,可能吧,從來就不會去擁有哪個城市,對於台灣這片土地來說,我也僅僅是個過客而已。 走著走著,我的步伐變慢了,時間也跟著走的很慢,可是無論走的有多慢都仍在往前。但我現在要調整腳步,加快速度往前奔了。 因為我要趕去學校上課,剛才若不是11姐問我“今天學校放假嗎?”我壓根忘記早就已經開學的事,今天又把時間浪費在K歌聊天室裡了,唉。 下線,晚上見,拜!

2 February 2001

包包和鞋子都是我媽的,現在你們知道這個寒假我過得有多痛苦了。 很閒,但沒錢,唉…

11 January 2001

幹,剛才載胖寶回家,我的狼傳被他坐到烙鏈,排氣管還出現雜音,不得不送進機車行檢修。 【老闆,我的車烙鏈了,排氣管還有雜音。】我看著胖寶對老闆說。 【呵呵。】老闆看著我們。 【要修很久嗎?】我問。 【差不多要半個小時。】老闆說。 【蛤~我現在趕著去補習耶,可不可以借我一台車,明天放學來騎回來還你。】為了來網咖玩即時通K歌聊天室,我說謊了。 【可以啊,最旁邊那一台。】老闆拿了一把鑰匙給我。 【謝謝。】我把胖寶留在店裡抵債,自顧自地往外走。 【那台黑色的Vino就是了。】老闆站在店門口對我說。 【呃,Vino?】我傻眼。 【幹嘛?不喜歡哦?還是要換金豪邁?】老闆問。 【也不是不喜歡啦,我不會騎塑膠車,只會騎檔車。】我說。 【呃,一般人是不會騎檔車耶。】換老闆傻眼。 【呵。】我尷尬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胖寶聽到我跟老闆的對話大笑。 【我店裡的檔車只有金旺C80,是三檔車哦,你會騎嗎?】老闆走到金旺旁邊問我。 【只要是檔車應該就沒問題。】我很有自信。 人生第一次騎這種婆婆媽媽才會騎的買菜車,真的讓我好不尷尬,一定要趕快拍照留念一下。 這種丟人現眼的事 絕對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了 若還有下一次 我一定會選擇搭小黃 死胖寶。

1 January 2001

原本我跟Lin是要去市政府跨年, 沒有要來擎天崗。 我們是在備糧的路上, 剛好遇到浩鈞, 然後就莫名其妙被他拉來了。 純粹只是想說, 大衣是浩鈞二姊怕我冷死借我的, 我真的有穿褲子哦!

11 December 2000

意思是,我自以為是秘密的秘密早已經不是秘密了嗎,你們的眼睛也太利了,鷹眼就是? 我跟Lin在一起兩個多月了,但不是我追她,是她自己跑來親我的,只能透露那麼多。 好啦,初戀。 羞。

10 December 2000

你們猜,今天我在家翻到什麼? 是我媽的舊相機,1977年生產的LEICA M4-P,還可以用哦。 【媽,這台相機是誰的?】我問。 【除了我的還能是誰的?】我媽轉頭看著我說。 【你怎麼會有?】我又問。 【你媽以前可是走在時代尖端的人,要是沒嫁給你爸,我早就去當攝影師了。】她鄙視我。 【可以給我嗎?】我露出水汪汪大眼攻勢。 【可以啊,你不拿出來我也忘了。我記得,我還很多底片和配件,不知道塞去哪裡了。】她轉身繼續忙自己的事。 【沒關係。】我給掰。 所以,今天在下免費入手了一台M4-P。 浩鈞,咱倆改天去試試。

26 November 2000

神啊,請原諒我有著一個不能跟大家說的秘密。

12 November 2000

Sometimes the wrong MRT gets you to the right station.

23 October 2000

呃,總之,近期常來就是了。

30 August 2000

你無法控制每一件事, 但是你能選擇哪件事對自己來說才重要。

29 July 2000

The only time you should ever look back, is to see how far you’ve 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