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ada · 4 Days · 16 Moments · March 2018

Spring journey along the Fraser River 菲沙河春遊記


2 April 2018

後記 菲沙河是卑詩省的母親河,綿延1399公里,與卑詩省的起起落落的歷史密不可分。1857年菲沙河谷發現金礦以後,吸引了成千上百,包括華工在內的礦工湧入卑詩省,當時這個地區只不過是英國殖民地的一部分,加拿大聯邦成立是10年以後的事情。1865年淘金熱消退,造成卑詩地區經濟蕭條,負債累累,最後終於在1871年加拿大聯邦政府承諾建造橫貫東西的加拿大太平洋鐵路下,同意歸屬成為聯邦的一部分。 菲沙河谷不僅產金,連加拿大立國經濟功程的河狸皮毛交易都是透過這條水道,把東部歐洲移民邊不絕送往蠻荒的西部。加拿大最大的地主也是皮毛交易大宗的Hudson’s Bay也在河畔建立許多橋頭堡。 卑詩省的歷史是由前仆後繼的皮毛、淘金、太平洋鐵路的成立、原住民被拓荒者殖民的悲傷故事及華工血淚史交織而成,而這些故事都離不開菲沙河。
Teapot Hill Trail near the Cultus Lake 步道剛劃設時,有人在山頂上發現一只銅製茶壼,爰名之茶壺山。 如同許多其他卑詩省山林,標準的溫帶雨林,攀生在樹幹上的苔蘚把樹齡染成一片翠綠,在陽光的照耀著春天一片嫰綠,沒有陽光的時候,森森如靈界。現在回想起來美國奧林匹克半島上唯一的雨林,在加拿大可是俯拾即是。 接近山頂的路途中開始出現各式各樣的茶壼,沿路收集這些茶壺的千姿百態也成為爬山的樂趣之一。 回程我們繞了路,走一趟Horse Trail 。可能是因為馬走的路,沒有遇到半個人,道也清靜不少,不用一直說hello 。兩個巨大的身影緩緩像我們走來,原來是兩匹駿馬。駿馬被梳理的又順又美,騎在馬上的兩位女士怡然自得。害羞的我沒有把照相的請求說出口,丟失了這個如夢如幻的景象。
Good morning🌥at Atchelitz 昨夜依稀聽到落雨聲,清晨驚見薄雪覆蓋綠草地。陽光不是很乾脆,時有時無,抓住燦爛的一瞬間,櫻花在清晨的陽光裡閃閃發亮。

1 April 2018

Camp River Rd. to Chilliwack 順著小溪蜿蜒往西,溪水如明鏡,野鴨在蔥翠青綠的水草間覓食,恰到好處的黃昏陽光把這片景色點的飽和明亮,很難想像就在附近的Chilliwack 是卑詩省闖空門犯罪率最高的城市。
Agassiz 在溫泉鎮的東南方的Agassiz 是Kent區最大的城鎮。我們到的時候整個城也許是因為復活節假期靜悄悄,除了偶而疾馳而過的汽車外,幾乎沒有行人,即使有行人也是停了車就往大街轉角處的Jack餐廳裡頭鑽,似乎沒有人有興緻出門享受陽光普照,和近在眼前的Cheam山峰構成一派恬靜的山谷小鎮田園風光。 小鎮主要大街上還維持著加拿大傳統騎著粉綠油黃的木造建築,就像是近百年來都沒有想過要改頭換面,就這樣從菲沙河谷1850年的淘金熱一直這樣躺到現在。Carlos說是出現在好萊塢電影中典型美國西部的城鎮。Observer報社旁一株樹幹粗駁,虯枝戟張,尚未開花的櫻桃樹,等到它開花的季節該是何等美麗。 然而這個美麗沉睡般的小鎮居然在卑詩省以犯罪率高著稱,平均一年有五到十起的命案! 2015年的美國懸疑連續劇陰松鎮(Wayward Pines)的外景就是在這裡拍攝。也許是看上這個小鎮的古樸又神秘的風情。 怪松鎮7大規則 1.享受你在松林鎮的生活(Enjoy Your Life in Wayward Pines) 2.保持快樂(Be Happy) 3.努力工作(Work Hard) 4.永遠得接起響起的電話(Always Answer the Phone If It Rings) 5.不得談論過去(Do Not Discuss the Past) 6.不得談論你過去的生活(Do Not Discuss Your Life Before) 7.不要試圖離開(Do Not Try to Leave) ***永遠不得質疑規則(Never Question the Rules) 這些規定有點令人毛骨悚然,對極權掌控的最佳隱喻。不過,這部連續劇實在好看,對於人不得不屈服於恐怖統治而出現的懦弱、虛假以及可憎的行為的警世預言。
Sandy Cove Trail & Whippoorwill Point 我穿著那雙老到底都磨平了的布鞋,心想,頂多再走一陣子就回頭吧!然而深受這一片綠意吸引,卻越走越遠,越爬越高,直到伸出水岸的頂端。太陽穿過樹的華蓋,把森林照的一片的暖洋洋;太陽消失時是雨天仍在不遠處,而我雨衣雨傘皆無。 孤獨地走了一陣子,陣陣喧鬧聲顯示Sandy Cove 即在不遠處。沙灘上有用漂流木堆積成的可容孩童穿梭的小屋子,孩子們認真的扮起家家酒。海灘上的淺水灘,仔細瞧裡面有善於偽裝的蟲子,背著碎木屑緩緩而行,不仔細看會真以為是小木片搖擺晃動。 當我們再度回到鎮上時,湖底的對岸似乎有一到神光從天而降,分不清是霧,是雨, 還是光。
Harrison Lake 迎接我們的是風雨交加的早晨,飄打在臉上的雨像會滲透到骨子裡一樣冰涼,我們在車子裡窮蘑菇不想出門。被窗子的霧氣模糊一片的湖面上驚見一道彩虹。七彩橋落入的湖面的架起一彎拱月,為一片灰沉注入明亮與希望。直到陽光顯得更確實,我們才決定走一程看看溫泉源頭。 這源頭被一方水泥圍住,硫磺味輕浮著,幾個垃圾煞風景地在泉水搖擺,這番景色實在不浪漫,倒是後方有條濕漉漉的小徑,而太陽似乎不冷不熱,倒也沒有下雨的意思,我們決定走一程。

31 March 2018

Harrison Hot Springs without bikini 😭 到達溫泉鎮的時候天空清藍可人,席地而坐或者裝備齊全一字排開,清一色都是印度家庭。而我居然忘記帶泳衣,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公共浴池的人泡在冒著煙的暖池裏。黃昏時分,一位歐吉桑站在路邊野餐桌上,從水桶的肥皂水,拉出一個又一個的巨大肥皂泡泡,經過的孩子都興奮地追著跑,殊不知這泡泡一碰就破,他們還是樂此不疲。
On the road to Harrison Hot Springs 往溫泉鎮的路上,Cheam Peak雄偉的身影總是那麼吸睛,不知道到了夏天,山頂積雪融化,是否仍會如此壯麗。
Kibly Historic Site and view of Lady Peak Kilby 家族於1904年在Harrison Mills 的火車站附近蓋了1棟當時馳名的雜貨店和旅店,因為地處交通要道,生意興隆,代代相傳直到1977年為止。如今車站撤離而且現在只剩下寬闊的農場地,Harrison River悠悠蕩蕩,附近幾間民宅靜悄悄。 我們抵達的時候剛好四點,改建為露天博物館的Kilby Historic Site已結束營業,這倒無所謂,之前在美國已經見識到這種兼郵局功能的雜貨店,而且拜觀光之賜,到現在還在營業,所以吃了閉門羹也沒有多大的遺憾。 爬到雜貨店對面的鐵路道上,好取得和雜貨店平行的位置照相。依稀聽到火車輪動的聲音,火車頭燈閃亮著,我趕緊躲到一旁,一聲長鳴,一長串載貨的火車呼嘯而過。 往河的方向走不久就是座鐵橋,潺緩流深的Harrison River川流而下,有人在沙灘上遛狗,孩子玩沙、大人釣魚,或是什麼也不做,Cheam &Lady Peaks積雪皚皚的山峰遙遙在望。鐵道上並無行人專用道,不時得注意是否有火車到來,到可以躲藏的安全之處還有一段距離,為了不要變成肉餅,照相完就匆匆離去。回到車子裏,已經都過了1小時,Carlos還睡得正香甜⋯
Fireworks Shop & Eagles Cafe 我們在一條小水道旁用午餐。馬路另一邊是兩家商店,一家賣爆竹,另一家是咖啡廳。爆竹的那家門口貼著蜂蜜雞蛋之類的標誌,我以為進去看到的會是附近農家所寄賣各式各樣的農產品,令我失望的是裡頭除了鞭炮還是爆竹,完全沒有任何讓我垂涎的食物。 隔壁的老鷹咖啡是加當地人才會光顧的小餐館,開放式的廚房,老是的黑皮椅,手寫板上寫著只收現金,菜單也是手寫在白板上,早餐中餐一應俱全,最有趣的是打了3顆蛋+3片大火腿+薯餅+吐司的VERY hungry man 特大餐,而且只要九塊錢。另外他們的老鷹漢堡(Eagles Hamburger)看來像是他們的招牌菜。這種餐廳正和我意,只可惜今天沒有營業。
To Westminster Abbey 通往修道院的小徑,穿越一片葉落盡而禿了頭的森林,然而春天就在看似枯枝的頂端伺機而動。 到達修道院的時候已經是正午時分,剛好遇到午禱,深著黑衣的修飾或學生陸續進入祭壇就坐。天花板搜尋這一尊被布遮蓋的雕像,從外型來看應該是聖母瑪利亞。陽光從教堂四周的彩繪玻璃攝入,溫暖和煦,修士的吟唱悠揚,在場的人男女老幼似乎不完全是觀光客,每個人都虔敬地附隨合唱。 大約10分鐘之久,一位和顏悅色的神父,一一和在場信眾說了些什麼話,大家起身離開,應該接下來是修飾們修士的獨處時光。 隔壁的休息室靠著窗,擺了許多張舒適的沙發椅,被中午的陽光曬得暖暖的,我們貪心這個舒服又溫馨的空間而待了許久,而Carlos破天荒地花錢買了兩本關於天主教如何看待伊斯蘭教以及佛教小冊子。 隔壁的食堂內,人來人往而且食物的香氣四溢,心裡盤算著會不會和台灣的寺廟裡一樣有免費的菜飯可打。果真室內人聲鼎沸,應該已接近尾聲,除了麵包和少許肉餅之外,所有餐盤幾乎一掃而空,君亦不見付款的櫃檯。 幸好我們沒有自動就座,不然可就糗大了。Carlos向另一位也是非常和顏悅色的神父詢問得知,這些都是前來修道院尋求清幽生活的客人,修道院包食宿,而修士們就是工作人員。 修道院屬於本篤教會,本篤的教條就是祈禱與勞動。修士們平常除了祈禱之外,必須服從院長的指派工作,耕田或畜牧,當然還包括經營「民宿」,自給自足。友善的神父還說,本篤教會另一項特點就是終其一生在同一個地方服務,所以他自從幼年在附近的教會學校學習以來,就不曾離開這片土地。 公園內有無人機愛好者的聚會,Carlos受邀戴上鏡罩體驗無人機的視野。玩家說,只要無人飛機在250公克以下,就不需要任何執照,任何人都可以嘗試。
Fraiser River Heritage Park Mission 的St. Mary's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 成立於西元1863年,先後由天主教會及加拿大聯邦政府辦學,到1985年為止曾經有2000名原住民小學生被迫遠離家園就學,遭受不當對待指證猶言在耳,然而公園一派祥和,說名牌上只有各個季節的慶祝活動,歷史建築修復如何等,有關於原住民寄宿學校種種不堪歷史則隻字未提。 The Black Berry Kitchen 眺望著菲莎河谷,是城市裡最熱門的餐廳,一個素食漢堡要價近$16,這種價錢讓我們還是放棄這個也許是嚐到最好吃的漢堡的機會(或者是把錢丟進水裡)。

30 March 2018

Alouette Lake-North Beach-Mission 岸邊突出的鵝卵石灘上,有對小情侶,還有什麼比這山水更浪漫。湖水清澈拍岸陣陣,溶溶蕩蕩。 明月如巨輪,懸在7號公路前方,我們往Mission 前進,最後落腳於市政府停車場,附近池塘喋喋不休的蛙鳴,宣告春天到來。
Golden Ears Park-Gold Creek Falls-East Canyon Trail Lower Falls 應該是相對於Higher Falls存在,然而這麼波瀾壯闊的瀑布沒給個像樣的名字實在對不起他。 沿著瀑布側邊小徑陡上,為求立足之地,小心翼翼手腳並用,濕漉漉的樹根是我的保命丸。走到森林深處,已經斷了步道的線索,山友繫的橘色彩帶隨著一片倒木中斷了,我們在看似沒有路的路徑來來回回,此時想像力不由地馳騁編織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裡沒吃沒喝地過一夜的夢靨,眼淚差點沒跟著掉下來。幸好最Carlos 找到不小心錯過的彩帶,如釋重負地回到East Cayon Trail康莊大道上。
Golden Ears Park-Low Falls trail 即便在溫哥華冬天還是諸多不便,只要稍有一點高度,仍然白雪覆蓋,需要特殊工具以及辨別方位的技能才能嚐試。2018年的復活節,我們暫時離開太平洋,延著菲沙河畔,走訪幾個小鎮。 Gold Creek雖然名為小溪,然而其聲勢不容小覷。Lower Falls trail順著小溪而行,平緩寬敞,湍急的溪水濤濤,雖然不至於震耳欲聾,但是也足夠讓人產生敬畏之意。步道兩旁的樹苔蘚垂簾,四季都翠綠。